您好,欢迎您!请登录免费注册搜索
背景:
阅读

医生含泪十问卫生部长

[日期:2013-05-09] 来源:  作者: [字体: ]
医生含泪十问卫生部长:
一问部长:我们行业是服务行业吗?如果是,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
二问部长:你的工资从哪里拿的,你又知道我们临床一线的工资从何而来,如今的医院没有不搞科室核算的,你给我们发工资了吗!
三问部长:医患关系紧张是由于我们沟通不够,你是不是希望全体医护人员都练就如簧巧舌,比如是政客和律师?我们是医生,还是请你规定手术之前都去法院公证吧,省得签那无用的同意书。
四问部长:你如果在常年的超时超负荷低工资工作情况下能保持好心情好态度吗!我所知道 的医院没有一星期上五天的,夜班要上,休息日有病人要到,加班是家常便饭。
五问部长:你到北京以外的地级以下医院去看了吗?
六问部长:卫生部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
七问部长:医生受劳动法保护吗?如果是,那么休息日查房加班,凌晨打车到医院看急诊您给加班费及打车费了吗?
八问部长:医疗市场混乱,一些河南、福建、山西赚够了昧心钱的大款到处开医院,广告骗得老百姓晕天晕地,造就了以新兴医院为代表的畸形医院,同卫生部的离退休人员就没干系吗?
九问部长:您说医院先救人后收钱,您知道不知道 每年有多少恶意逃费和欠费发生?这笔花费是您给还是民政局付?
十问部长:医患关系紧张,是由医生负主要责任吗?与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没有干系吗?政府严格限制医院的收费,但又不补贴医院。让医院无法生存、发展,又要医院努力缓解看病难、看病贵。这可能吗?医生成了社会仇恨、政府嫌弃的职业,政府要把医院带向何方?为何不敢挖掘点深层次的因素,以至于陷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尴尬境地。
今天的所谓的“医疗商业贿赂治理”会成为二十一世纪的“***”,将责任转嫁到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身上,政府、检察 院错误的舆论导向及严重左倾的处理,将会把中国的医疗倒退十年,可悲!中国,我为你哭泣!!!
这是每一个医生的心声,希望每一位有同感的同仁一定要转啊。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回应“医生含泪十问”热点话题
“医疗行业与其他行业最大的不同,就是不能争取利益的最大化,否则,它将走上一条血路。”3月7日上午,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参加医卫界分组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如约向媒体具体回应了“医生含泪十问卫生部长”网帖中的热点问题。
谈医卫服务:选择了医生职业 注定不能成富翁
“我们行业是服务行业吗?如果是,为什么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医院先救人后收钱,您知道不知道每年有多少恶意逃费和欠费发生?”“医患关系紧张,是由医生负主要责任吗”……这是最近网上热传的一个帖子。3月6日上午,黄洁夫参加医卫界别讨论时,主动对媒体提及这个网上热帖:“听完政府工作报告之后,3月7日上午,我将系统地回应。”
3月7日上午9时,黄洁夫果然来到分组讨论现场,用了一个半小时具体回应了帖子中提到的医卫服务、医患关系、试行“先看病后付费”等尖锐问题。他说,他跟卫生部部长陈竺报告过,“我们有责任回应”。他还说:“在医改当中,如果不发挥医务人员的作用,如果存在着像‘十问部长’这么悲伤、无奈的情绪,我们的医改是不成功的。”
对于“十问”中提到,医卫行业“为什么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黄洁夫说,医疗是服务行业,但外部的环境却是市场经济。目前全国没有一家医院是全部由政府拨款的,要维持医院的正常运转就要有所收益,就要核算成本。但是,医疗行业与其他行业最大的不同,就是不能争取利益的最大化,因为它为崇高的职业道德所限。如果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医疗行业将走上一条血路,会失去医务人员的道德和信仰,失去民众的信任。
黄洁夫还从“中国梦”谈到了每个人、每个医生的梦想。他说,他很喜欢刘欢的一首歌《从头再来》,里面唱道:“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他想告诉年轻医生,选择了这个职业就注定了梦想不是成为“富翁”,要成为富翁应去经商下海,古今中外只有流芳百世、德艺双馨的名医。
谈医患关系:医生和病人都是 滞后体制受害者
目前我国医患关系紧张,医疗纠纷增多和医闹现象严重,反映了我国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亟待完善,但也与目前医疗费用增长过高有关,临床医疗离不开药品,老百姓抱怨医院药价过高,药费太贵,这与药品流通环节有关,也与医院的医疗行为有直接联系,还涉及药品注册、定价、申报、采购等多个环节。
“一个医生的工资怎么来?我当然知道。”黄洁夫针对“十问”中的质疑答道:“医生90%的收入靠医院收入获得。”因此,大医院的院长很难做,要保证医院的发展,人才的稳定,就必须主动或被动地为医院创收。这样,就导致过度治疗、大处方等问题出现,老百姓很有意见。
他说,他当普通医生时,有很多很便宜的药,但现在没有了。因为利润低,市场上没有了,医生也不愿开,因为没钱赚。老百姓的医疗负担越来越重,医患关系也越来越紧张。“我认为这是社会矛盾在医卫行业的反映,而不单纯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主要的原因是日益增长的医卫服务要求与我国医卫资源尤其是优质医卫资源不足以及较滞后的医卫体制之间的矛盾。改善医患关系,最主要的还是要进行体制改革。”
谈恶意逃费:“先看病后收费” 尚不宜全面推行
关于“十问”中提到的“恶意逃费和欠费”以及某些地方即将试行“先看病后收费”的问题,黄洁夫表示,在没有具备“全民免费医疗”条件之前,是不宜全面推行“先诊疗后付费”的。以英国的全民卫生服务(NHS)为例,由于操作不当产生社会福利病,造成财政负担过重,福利过滥,最后受害的还是老百姓。事实上,现在的医改,要钱需找财政,要人才需找人社部门,要编制需找编办,价格需找物价局,卫生部门只是负责卫生事业的技术部门,无法决定这件事,如未取得共识,肯定不能在全国推行“先看病后付费”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分类